快捷搜索:  as  test

卖车也玩“仙人跳”?80后出租车司机组建涉黑团

警方抓捕现场。

由最初一名普通出租车司机,逐渐演变为涉黑恶犯罪集团的首犯,嫌疑人王某来济南10年间,通过拉拢老乡,形成稳定的组织体系“郑店帮”。打架斗殴、寻衅滋事、敲诈勒索、盗窃、抢劫,无恶不作,社会影响极其恶劣。目前,历下警方抓获该集团违法犯罪成员29人,其中逮捕21人,取保候审8人,初步查实涉及的抢劫、聚众斗殴、寻衅滋事、盗窃等刑事案件9起,涉案财物价值200余万元。

案案相扣:

卖了车又偷回,牵出另案在逃嫌犯

1月22日,历下警方接受害人李某某报案:先前从王某等人手中以10.5万的低价购买一辆银行抵押的黑色迈腾轿车。买后才发现该车因手续不完备无法正常使用,更没法去过户。随后李某某又委托王某等人帮忙出售此车,出售过程中该车被盗。

历下刑警一中队迅速展开调查。民警发现,2018年7月2日,该车在天津出现,遂立即赶往天津调查,发现车辆实际使用人为穆某辉,并且穆姓男子与王某系表兄弟,均为山东乐陵郑店人。

王某卖车给受害人,而车辆被偷后,使用人与王某是亲戚。民警综合分析,王某等人先卖车又盗车的嫌疑迅速上升。民警围绕王某及其周围人员进行排查,确定了盗窃黑色迈腾轿车系张某智所为,顺藤摸瓜,民警又发现一个重要线索——张某智系在科院路派出所辖区伙同王某等人寻衅滋事的在逃嫌疑人之一。2018年7月25日,历下警方将张某智抓获。

顺藤摸瓜:偷车案牵出出租车涉黑团伙“郑店帮”

民警深入调查,抽丝剥茧,发现这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偷车案,而是一个以王某为首,张某文、张某智、张某滨、孙某东、夏某运为骨干的涉及三十余人的涉黑恶犯罪团伙。

通过调查,警方发现该团伙为首人员王某,2008年从原籍德州乐陵郑店来济开出租车,收入颇丰。后乐陵郑店老乡均来投奔他,王某在某出租车公司挂靠20余辆车,投奔来的老乡先是以开出租为主业,在济南出租业内形成有一定影响力的“郑店帮”。

据甸柳新村派出所民警郑静介绍,王某为人很“仗义”,特别是从事出租车行业时,老乡从他那里租车,费用也不高,一辆车一个月他基本只提1000元。

如果开出租车的老乡有啥事,他也很热心,能帮就帮。结果,更多人愿围着他转,如果有老乡和别人的车刮擦了,通过联系,转眼就会有七八辆车赶到现场,帮着助威。

老乡抱团:

以微信群、出租电台实时联络,一呼百应

有了资金积累后,王某开始进军餐饮行业。而他的那些老乡,也再次围拢过来。于是,该犯罪团伙通过长期隐蔽发展,依靠经营饭店、商务酒店、出租车公司,逐步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形成企业化的管理和经营模式。同时,以招聘饭店酒店服务员、招揽出租车司机,发展成员共计30余人。

在日常管理中,团伙成员以微信群、QQ群、出租车电台为联系方式,实时联络、一呼百应。一旦需要人手实施违法犯罪,立即通过上述联系方式,聚集人员,纠集成员多、社会危害大。

玩仙人跳:

卖车再偷回,一辆车反复卖三次

该团伙初期以扰乱公共秩序、寻衅滋事为主,近一年来逐渐转型,向抢劫、敲诈勒索、盗窃等犯罪发展。

该团伙中,有人买了辆保时捷二手车。买后不久,车辆被偷,于是报案,警方调查发现,这辆车的车主信息不是报案人的,最终也没立案。该团伙从中看到商机。于是,2017年9月到2018年1月间,犯罪嫌疑人王某、张某文、张某滨、夏某运等人商议,由王某出资购买银行抵押车辆,购车后装配定位器并预留一把车钥匙,将该车出售后,再将车辆偷回;或通过夏某运在网上发布出售抵押车信息,并伪造该车的相关手续,待购买人来济南交易时,骗取购车款后再纠集人员将车抢回。

该团伙用于这种卖出再偷回骗局的车共有4辆,其中两辆宝马、一辆迈腾和一辆途观。该团伙以虚假出售抵押车名义,将车卖出或交易过程中以盗窃、抢劫、诈骗等手段将抵押车抢回、偷回、骗回。卖车行为6次,其中一辆大众途观车就被反复卖了3次。仅这一项,就涉案100万元。

相关新闻>>

主犯是个80后,觉得早晚会被抓

民警介绍,其实团伙主犯王某年龄并不大,1985年出生的他现在也就33岁,“回老家开路虎,当地人都高看他,在当地影响也很大。”

在抓捕过程中,饭店的厨师被抓后,王某的防线就崩溃了,“他觉得厨师都被抓了,自己的犯罪链条就都被警方掌握了。也觉得自己早晚会被抓。”

目前,历下警方捣毁一个以王某为首的31人涉黑恶犯罪集团。自2018年7月25日以来,历下警方已抓获该集团违法犯罪成员29人,其中逮捕21人,取保候审8人,初步查实涉及的抢劫、聚众斗殴、寻衅滋事、盗窃等刑事案件9起,涉案财物价值200余万。

民警说,其实王某一开始也是怀着创业的梦想来到济南,通过努力有了实力。但后来靠先卖车再偷回等方式赚取不义之财。

“当时听我妹妹说张某智被抓,我们几个就躲起来了。”王某称,自己先跑到乐陵呆了一天,又跑到莱芜呆了一天,然后打车去了青岛,租了间小平房住了五六天,然后回到老家,租了个小房住了五六天。之后又在邻居家躲了几天。其间还坐朋友的车跑到天津,然后从天津悄悄回了趟济南。

(生活日报记者 李培乐)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